舞驾梨绘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自留地。

人们会因为身边更悲惨的人,而变得不那么悲伤。
这样一对比下来,想想也没什么不好接受的,我们有那么远的距离,除了地理上的,还有更多难以跨越的鸿沟,但他还在那里,做着这份工作为之努力、忍耐,就值得被尊重喜爱。
或者说,我想在他这里求得的,也就是快乐、欢悦、元气和力量和去爱的能力。我不该、也不能向他求爱情,更不该有束缚的想法,自不量力又过分可笑。他这个人喜欢自由和被放置不管,一开始我就想错了。
云上之人,不就是梦想的模样吗?
他能做我做不到的事,在他那个世界的顶端奋斗着,我爱他这份努力的姿态和他这个存在本身,也因此而激励我成为更好的人,学习新的技能,结交许多朋友,见到更广阔的世界,而有一天可能我会去看他,站在黑暗处仰头看他的光芒,或许他变得不那么可爱,或许他的腰伤会让他没有年少时那么灵活,但我爱的本来也不是当年的他,听着他的一拉下一马赛然后微笑或者抑制不住地尖叫。我想那一定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嫉妒什么的,这种情绪不需要,是要被归在『不可回收垃圾』那一类的。选择伴侣也许会成为一个魅力点,但选择不被他人所认可的另一半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他不需要我的认同,也不需要其他任何人的。那个人也许能为他付出奉献陪他走一段人生旅程,而我做不到。
偶像失格是个悖论,既然让我爱上,那他就有好好的在做工作。真正失格的偶像,早就被艺能界残酷的大浪淘沙掩埋了。
但我以后不会擅自揣测他,定义他,给他贴标签了。我根本就不了解他,我看到的只是他展现出的,我的自以为是只会伤害自己。而用自己的期望去要求别人,这不是我以往最讨厌的事情么?
希望他能好好的,万事顺遂,在那个世界里一路向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