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驾梨绘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自留地。

自从今年他和那位二度曝出来以后,我就再没敢看他的文,更别提提笔写。
这件事让我知道同人文里面对他的所有解读哪怕再贴合人设,不过也是作者的偏见,执念得深了陷进去爱而不得,怨不得别人。
我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标签,试图回归最初喜欢他时的心态,发现终究也是回不去。
甚至他的新剧拉郎,我搜集的都是关于角色的性格特点资料,提笔写那些情情爱爱的剧情,不敢碰触他本人一丝一毫。
前辈灌他这个事曝出来以后,加之他今天广播节目里说新角色想说什么说什么没有潜台词不用顾忌太多,逐渐明白他们远没有我们一眼看过去的那么简单。艺能界那趟浑水下,藏着数不尽的暗流涌动,而我们只能远远的看着,不能靠近哪怕一分一毫,更不用提守护。
『你看着偶像,你以为偶像也看着你,其实偶像谁也没看,你只是看着你自己。』
逐渐地对爱豆这个词有了了解,是对自己本真或追求自我的理想映射,真要对偶像有所奢望,也别妄想他们回应你的期待。
说着说着又回归到这件事上,说到底他没有错,错的是擅自爱上他的我们,反正早在爱上的那一刻,就已经输了。

评论